童话故事中,男女主角走到婚礼,就是完美结局。

现实生活中,婚礼却更像是一道劫难。

婚前,彩礼、摆酒、习俗……

婚后,婆媳相处、夫妻生活习惯磨合、要不要小孩……

结婚这一关,谁经历了谁知道。

《金都》


香港旺角太子站有个金都商场。

这里算是婚礼一条街、婚纱拍摄、礼服租赁、珠宝等。


导演黄绮琳的家就住在金都商场附近。

小的时候,她觉得金都很浪漫,承载了她对爱情的美好幻想。

后来,她在这里看到了太多疲惫和争吵,男女不欢而散,两家人闹得不可开交。

一个人长大,大概就是认识到结婚并不意味着美好生活开始。


可能是因为耳濡目染,黄绮琳对婚姻有着更敏锐细腻的态度。

早在《玛嘉烈与大卫绿豆》中,作为编剧的她就获得了不少好评。

这次小成本拍摄的《金都》更是让她拿到了中国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大奖。


女主角邓丽欣,港剧中的熟悉面孔。

和叶念琛合作过不少爱情剧,和方力申的过往情史也受人瞩目。

男主角朱柏康是位新人演员,凭借这部电影还被提名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两个人的表现都很自然,一如这部电影,给人感觉淡淡的,但是每个议题都往人心里戳。


香港,金都。

阿芳在婚纱礼服店工作。

Edward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店。

两个人恋爱七年,早已经同居生活在一起,工作地点也挨得近,日常生活和结婚几乎没有区别。

但,两个人迟迟没有结婚。


阿芳想要结婚,但也害怕结婚。

她的心里,一直藏有一个秘密。

十年前,刚刚步入社会的她为了筹钱交房租,跟一位大陆人办了假结婚。

当时中介告诉她,之后会给他们办离婚,但是最近她发现,中介跑路了,没有给她办离婚。

也就是说,她现在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是十年夫妻的关系。


因为结过婚,即便办理了离婚,结婚证上也会留下记录。

阿芳心烦意乱,她不想让Edward知道自己曾经假结婚过。

但没等她想出办法,Edward就跟她求婚了。


在人群的簇拥和欢呼中,Edward单膝跪地,给她戴上了戒指,她甚至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已经到了拥吻这一步。

所有人都在起哄,Edward的妈妈在一边说:

你看阿芳多高兴。

只有Edward的朋友阿怡说了句,“真的吗?”


阿芳高兴吗?

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恋爱七年,早已经连对方母亲都熟悉了,到这个阶段,不是分手就是结婚。


从各方面来看,Edward都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细心周到,下班会来接阿芳回家。

家庭算小康,两个人婚房就是Edward母亲出钱买的。

当然,也有一些小毛病,打起游戏来就不理人,东西乱丢乱放,不让阿芳穿稍微暴露一点的衣服,有点大男子主义。


两个人之间是否有爱情?

恋爱七年,肯定是有爱的。

但究竟是爱情,还是长期相处,习惯使然的亲情,这就说不好了。

从现实角度来说,Edward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但是,阿芳遇到了当年假结婚的男人,杨树伟。

她在找杨树伟,杨树伟也一直在找她。

不同的是,她是为了找他离婚。

他是为了找她办单程证,好达到留在香港的目的。


杨树伟答应她,只要配合她回福州通过审查,单程证到手,立马就和她离婚。

阿芳在无奈之下答应了。

于是,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她一边筹备着和Edward的婚礼,一边又和杨树伟假装恩爱,要通过警方审查。


久而久之,Edward通过手机发现了她假结婚的秘密。

他不能接受自己未婚妻已经结过婚。

更不能接受让亲朋好友看到自己娶了一个二婚的女人。

但两个人已经到了商量摆酒的时候,不接受又能怎么样?

婚姻走到现在,进退两难,只能接受。


杨树伟的出现对阿芳来说,更像个启蒙人。

说来很奇怪,这么多年来,杨树伟是第一个对阿芳说Edward是神经病的人。

当时,Edward从家里翻出了阿芳的一条短裤,他嫌太短,要把短裤扔掉。

杨树伟凑近看了看,直接问阿芳,“你确定要和这种人结婚吗?”


阿芳嘴里逞强。

但心里也开始细数他和Edward生活中让她忍气吞声的许多事。

阿芳的好朋友阿怡是个同性恋。

Edward从来不让阿芳和阿怡过多接触,更不让阿怡做伴娘。

两个人说要出去玩,他也不让她们住一个房间,说是怕她被掰弯。


Edward说好了要买新楼盘当婚房,但最后又听从母亲买了现在租住的房子。

阿芳提出异议。

Edward说,反正钱是我妈出的,她想啥就买啥。


Edward做不好婆媳沟通的桥梁,他的妈妈又从来不尊重阿芳的意见。
她来阿芳住的地方,从来不会提前和阿芳打招呼。

常常阿芳衣衫不整,她就拿着钥匙开了门,带着别人进来了。


Edward和阿芳结婚,说好了旅行结婚。

但是因为他妈妈说要请客吃饭,结果莫名其妙就变成正式的摆酒了。

就连摆酒日期,也是他妈妈一个人决定,Edward通知了阿芳,阿芳才知道。


虽然是阿芳结婚,但阿芳却只有被通知的份儿。

房子、礼服、结婚的日期、自己的伴娘……所有一切,都不由阿芳自己做决定。

一个很小的细节,阿芳和Edward及其妈妈一起逛街。

Edward搂着妈妈走在前头,阿芳一个人跟在后边。

整个画面,她就像个局外人。


杨树伟是大陆人,阿芳在生活中从没有深入接触过。

但是,杨树伟跟他说,他不喜欢香港,房子小,看得人发慌。

当她自以为的微信会被人监控的时候,杨树伟说,你现在不是被你男朋友监控?

那一瞬间,阿芳开始思考婚姻和自由。


诚然,和Edward结婚,阿芳没有自由。

她的衣食住行,她的婚姻大事,就连她交朋友,Edward和她的妈妈都要管一管。


阿芳一直都在忍,她已经习惯了这样。

但是,当求婚之后乖乖拍照让婆婆发朋友圈,穿着礼服假装幸福的等拍照,这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个道具。

她在配合男友和未来的婆婆完成结婚这个任务。


婚姻,没有自由。

但是,不结婚就有自由了吗?

对阿芳来说,她和父母关系淡漠,早就搬出家来住,无依无靠。

她贪恋Edward这个港湾,这也是她麻木习惯的原因。


最后,击垮阿芳的是一只乌龟。

那是她路过商店,看到一只乌龟翻盖了,努力挣扎,却怎么也翻不过来。

后来,她就顺手买了一只乌龟带回家。

但就在婚礼前夕,乌龟不见了,她问未来的婆婆,婆婆说,她把乌龟送人了。


我养的乌龟,你为什么要送人?至少问我一下啊。

婆婆的理由一大堆,什么风水不好,对儿子身体不好。

但其实,她哪里是送人了,她是自己不喜欢,干脆把乌龟给扔了。

阿芳崩溃了,整个婚礼本就没有她能做主的事情,现在连养乌龟的自由都没有了。


当阿芳问Edward自己是不是连养乌龟的自由都没有的时候,这个男人还在顾左右而言他。

他算体贴,亲亲抱抱哄一哄,但从来没有切实去解决问题,只想息事宁人。

最好笑的是,当他抱着阿芳,阿芳心如死灰问他:

我们是不是以后一直就这样啊?

他还觉得阿芳是因为感动,回答道:

我们以后都这样。


阿芳怕的是什么?

她怕的就是未来的日子一眼望到头,婆婆强势介入她的生活,丈夫唯唯诺诺,专爱和稀泥。

然而这在Edward眼里都不是问题,甚至算得上是疼爱。

一段感情走到这个地步,也就没有走下去的必要了。


然而,现实生活,不是谁都有像阿芳那样的魄力当断则断。

婚姻,有的时候就像温水煮青蛙。

一旦进入就慢慢被熬没了激情,近乎麻木的一天重复着一天。


可是,婚姻不意味着幸福美满,难道不结婚就幸福美满了吗?

结婚不自由,难道不结婚就自由了吗?

说到底,自由不自由,美满不美满,和婚姻关系并不大。

如果能够拥有自由的实力,不论结婚与否,都有让自己幸福的能力。




是不是靓仔的生活吧都比较坎坷?
如果是这样我认输 输的一塌糊涂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
上一篇: 谷歌域名注册服务Google Domain在美国开放 下一篇: 2017年中国“三新”经济增加值相当于GDP的比重为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