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置艺术、交互艺术、灯光艺术和投影艺术,似乎是这个时代里最为活跃的艺术创作手法。随着后现代艺术逐渐变成了现代艺术,科技与艺术品的结合似乎可以被称为现如今最为火热的趋势,从摩登前卫的博物馆到「昙花一现」般的快闪式艺术,艺术似乎与科技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无法分割的羁绊。


年初疫情的爆发,可谓再度将艺术与科技之间的联系放大化,无论是 AR、VR 和 MR 技术还是各大艺术馆推出虚拟展览技术,似乎再度将两者的「羁绊」公众于众。追溯两者的发展史,艺术与科技似乎是一对「孪生姐妹」般与时俱进,被科技所「扶持」的艺术作品们也变得更加多元化,并被赋予更多的可塑性和创造性;而被套上「艺术头衔」的科技产品也成为了不少现代艺术家们首选的一个创作媒介,双方形成了一种「互帮互助」的补给圈。


London Tate Modern Museum 上出现的装置艺术品

图片:Tate Modern

但是,万事有利必有弊,艺术品和科技的结合似乎在众多现代艺术家的手笔下逐渐「变味」。初期的艺术品往往是以画作、石膏雕塑以及电影等媒介流传,每个艺术品都承载着一种时代的象征,而科技的「介入」似乎成为了众多「艺术商业人士」们的盈利产物,逐渐的将艺术变的更加商业化。回观今日,高科技产物打造了虚拟平台,而虚拟博物馆取代了实体博物馆,这一点也是一个十分有害的循环。


首先,人们过度依赖高科技产品打造的「虚拟体验」,逐渐抢夺了实体博物馆的客流量,间接导致了人力资源遭到闲置;其次,过度沉迷视觉产物导致众人会怀揣着「网上就能看到,何必去实体店看」的心态,所以众多流传至今的艺术品逐渐坐上「冷板凳」,等待着被众人遗忘。除此之外,正如上文提到的,在这个快营销的时代里,艺术品似乎也成为了一个被人消费的产物,从网红打卡展览到毫无意义的装置艺术,现代艺术的陨落似乎也与高科技产品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London Fashion Digital Fashion Week 上出现的虚拟展览

图片:London Fashion Week

另一方面,高科技的诞生似乎也是危害着人们的交流方式,回望那个曾经「手机」并不普及的年代,人们的交友方式与现代人相比似乎更加的实物化和真实化;而时代的进迁,互联网的诞生,人们过度依赖于网络社交,却逐渐的忘却了如何在现实生活中与人互动。对于这一系列的因果,不少艺术家、导演以及权威人士们都曾对此表达出不同的见解。


创意团队 Jason Bruges Studio 打造的灯光艺术作品《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由英国艺术家 Jason Bruges 创立的艺术团队 Jason Bruges Studio 自面世以来,就对现如今的「Communication Struggle (交流困难)」有着极其独特的见解。这个创立于 2002 年的艺术团队曾与多个商场、酒吧、博物馆以及店面合作,并通过灯光艺术、装置艺术、交互艺术等多种混媒体科技呼吁众人去进行「交流」。出生于 1972 年的 Jason Bruges 拥有极其丰富的设计经历,并曾拥有英国两大著名院校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和 UCL 的双学历,还曾在著名建筑事务所 Foster+Partners 和科技研发公司 Imagination 实践熏陶,最终成立了一支备具才华的艺术团队。


今回,我们有幸能够邀请到 Jason Bruges Studio 主理人 Jason Bruges 与我们进行一次互动和畅谈,而他们又是如何运用高科技来「对抗」高科技所带来的遗祸呢?



S:请您向读者们简单介绍一下 Jason Bruges Studio。

J:我是 Jason Bruges 是来自伦敦的一名「多元化」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我的作品主要是将建筑和交互艺术结合,并且运用高科技技术、混合媒体来探索奇观、干预以及动态空间的体验。我之所以会如此热衷于制作这一类的作品,是因为我想让人们在不同的场景与不同的环境相互结合和互动。


在 2002 年时期,我建立了属于我自己的工作室 Jason Bruges Studio,集合了许多天赋异禀的队友,并在国际范围内开启了一系列交互互动艺术作品。Jason Bruges Studio 是一支汇聚建筑师、艺术家、灯光设计师、工业设计师和视觉设计师的团队,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招募了一些创意技术人员、电子编程师以及项目管理专家等,可以说是一个经验丰富且十分老练的创意团队。


Icosahedral Sky》by Jason Bruges Studio

S:你们创立这个创意团队的初心是什么?你们又是如何汇聚在一起的呢?

J:Jason Bruges Studio 的成员们也同样拥有多个学位和专业知识,而我们创立这个团队的初期是想一起完成委托人们所托付的任务,另一方面则是一起在 22 个不同国家不同城市留下了我们的艺术作品。团队合作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因为拥有一个汇聚不同人群的团队,我们可以使我们的作品更具多样性,并相互扶持、鼓励着彼此。


除此之外,我们也能间接性的获得更多的资源,获得更多的合作项目。我们的团队主要专注于创新技术,包括创造性实验和技术开发。我们会根据下达的不同任务去展示不同的自己,届时还能扩展团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断的采访和招募不同的人,以此来创作出不同的新作品。


《Shadow Wall》by Jason Bruges Studio 缺

S:Jason Bruges Studio 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创意团体,我们也知道你们团队中也有很多来自各个国家的成员,所以你们是否曾经在不同人的文化背景中得到启发?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

J:在 Jason Bruges Studio 里,我们非常积极的招募一些拥有多文化背景的成员,并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作者们。伦敦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文化交流和具试验性的中心,我们也非常欣然接受团队能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成员,因为 Jason Bruges Studio 是一个备具包容性的多文化创意团队。


对我们来说,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可以给予我们不同的经验、知识和专长,以及对文化的理解,尤其是在我们将工作安插在一个新环境中,不同的文化知识可以提供给我们无数便捷,就连我们开发的网站和作品都是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所启发打造,所以这不仅仅只是一种语言方面的交流,而是文化之间的交流。


《Variegation Index》by Jason Bruges Studio

S:正如前文中介绍的那样,Jason Bruges Studio 的主要创作手法为交互艺术、灯光艺术以及装置艺术,而你们大多数的创作主旨都围绕着「Communication 交流」这一关键词。但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看,高科技产品可谓是现代社会中的「交流阻碍者」,大众过度沉迷于社交媒体、游戏等高科技产物,所以你们是运用高科技产品去突出「Communication 交流」这一主旨?

J:混媒体和科技产品之所以会是我们的「惯用创作手法」,是因为我的学业背景是一名运用高科技产品制作艺术品的创作者。在我的作品中,我通常会将建筑和科技结合在一起,并借助建筑所处之地来制定不同的主题。


2017 年时期,我们与 Wavemaker 和水质慈善机构 Thames21 合作,制作了一个名为《Thames Pulse》的交互装置艺术。这个艺术品是一个建立在泰晤士河上的海洋容器,这个容器每日分析泰晤士的水样数据和健康状态,再将其展示在一个荧幕上,并将每日的水样数据与前日的数据相互对比,如此对比我们可以检测到泰晤士河是否得到了改善,就连其的波动、静止还是下降都会展示出来。这个永久性的作品其实是一个抽象的「广告牌」,它时时刻刻播报着泰晤士河的状态,并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大众对泰晤士河生态的关爱。


交流(Communication)、交互(Interactivity)以及参与(Participation)可谓是我们作品中的关键词,我也曾多次在作品中加入这剂「催化剂」。不仅如此,我还想建立起一个供众人互动的平台,在提供一个交流平台的同时,也能对现如今科技的发展做出一个相应的「回复」。


《Digital Ornithology》by Jason Bruges Studio

S:根据我的调研得知,Jason Bruges Studio 打造的多个艺术品都与「Nature 自然」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比如《Variegation Index》和《Digital Ornithology》,所以你们是如何在大自然中得到启发的?

J:我可以直言不讳的说,自然对于我们的创作有着非常直接的联系,我们打造的多个作品都曾被自然系统、仿生学以及生物亲和力所启发,然后将其融入空间交互设计、舞蹈艺术以及动画中。


除此之外,我们也曾多次尝试通过科技的方式去还原自然界的美、对称美以及其它自然生物体态等,这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挑战,比如我们早前的作品《Variegation Index》则是一个最具说服性的例子,这个作品是我们受到了农夫运用特殊的相机来检测农作物的状态和计算光和作用这一「民俗现象」所启发,最终我们结合仿生学和自然系统打造出最终成品。


除此之外,我们还结合数字化方式打造出不少「沉浸式」的装置艺术,以供大众可以身临其境的感受自然,比如《Digital Ornithology》是按照丹麦的海鸟进出 Wadden Sea 时汇集在一起低语的自然现象「Black Sun 黑太阳」为灵感打造。做为一个在公共空间「工作」的艺术家,我认为在我们身处的环境中增加一些自然元素,对我们的身心健康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也喜欢创造一些呼吁众人重新审视自然生态系统的作品,以帮助我们的所处的世界能够迎来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


Jason Bruges 与密德萨斯大学学生合作制作的作品《More4》

S:我在调研中发现有一个名为《More4》的作品,是由 Jason Bruges 与密德萨斯大学( University of Middlsex)的学生一起制作的,所以这个作品有什么样的设计理念呢?为什么 Jason Bruges 会选择和学生一起合作呢?对于现如今的艺术教育,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J:做为一个艺术创意团队,我们对艺术教育方面也是充满着热衷。Jason Bruges Studio 会给予满怀抱负的科研专家和设计师们一些实习的机会,并提供给他们一个能够得到除了学习之外的「一手经验」。而 Jason Bruges 与密德萨斯大学学生制作的作品《More4》其实是由 4 位不同的学生一起协助组装、设计和测试完成的。


此外,Jason Bruges Studio 中的队员们也很喜欢与不同的学生们以及不同身份的群众们合作,我也非常愿意在以后的发展中可以继续与不同的人一起合作,因为这一我们可以汲取不同知识、分享不同的见解,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协助一些学生们去有效发展自己的潜在技能,由此就可以成为一个「创意圈」以供下一代的人也能拥有同样的创意性思维。


《Brutalist Tapestry》by Jason Bruges Studio

S:「Digital Platform 数字化平台」可谓是现如今最受关注的一大热点,再加上新冠肺炎的入侵,再次将数字化平台的多变属性公众于众,所以如果你有机会能够将自己的作品在数字化平台上展示,您会如何呈现呢?

J:我们曾经也在不同的数字平台上展示过我们的作品,比如 Zoom、Tean、Skype、Webex、Facetime 以及 Video Conference。此外,因为我们的客户群体是面向全世界的,所以我们也曾多次考虑到这个问题,比如在过去的 6 个月里 ,因为新冠肺炎的缘故,数字化平台成为了现如今的主趋势,但对我们这类比较「实物主义」的创意团队来说这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因为我们无法面对面的会见 Jason Bruges Studio 的其它成员,所以我们一直用远程交接的方式讨论、设计以及研发。但对于现在的情况来看,数字化平台成为了趋势我们探索虚拟装置的一个「触发点」,所以我们开始考虑研发一些关于数字化装置艺术作品,比如我们最近通过「云方式」制作的《Digital Twins》和《Mirrors》,都是运用了数字化的方式展示,并且这些作品可以在 VR 系统、AR 系统以及 MR 系统上使用和分享。


Jason Bruges Studio 为 London Westfield 打造的装置艺术品《Digital Fountain》

S:我曾经浏览过 Jason Bruges Studio 的官方网站,发现你们曾与多个商场合作制作艺术品,其中你们曾为坐落于伦敦的商城 Westfiled 制作装置艺术,且受到了众人的关注。另一方面,伦敦那边有很多的商城,比如 Selfridges & Co.、DOVER STREET MAKRET LONDON 等,所以你们为何会选择和 Westfiled 合作呢?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你是否会与 Selfridges & Co. 和 DOVER STREET MAKRET LONDON 这类主线商场合作?而你们又会如何展示你们的作品?

J:事实上,Westfield 在看到我们与奥运会合作完成的艺术品后与我们取得了联系,最后达成了合作关系。在 2011 年时期我们受邀为其在伦敦 Straford 的新店制作装置艺术,而我们的主要制作手法则是运用了大量的科技作品和媒体的方式规划制作。


此外,我们正在和不同的机构团队合作,包括房地产开发商、文化机构和理事会等。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过多的与零售开发商和品牌们合作,但我认为这是无意是我们希望能够探索的领域。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和中国的 SKP 合作,为他们的一些店铺制作艺术品,为其增添更多的客户体验感。


对于这一切,我认为随着零售开发商逐渐开始考虑如何运用创意企划来「装饰」空间,并借助不同的店面体验来鼓舞众人重返商业地带,而在新冠肺炎入侵前他们其实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所以我认为这一系列企划十分具有潜在力和价值。


Jason Bruges Studio 联合 Natural History Museum 打造的《Life In The Dark》

S:跨平台合作可谓是现如今最为火热的一大趋势之一,所以您对这一现象有什么样的看法?您是否想过与品牌和媒介进行合作,比如流行文化、时装品牌和街头品牌等?

J:我们曾经和许多品牌合作,比如 Veuve、Clicquot、Intel、LG Electronics、Philips 以及 The Macllan 等;当然我们对我们所制造的创新产物十分的满意和自豪,而令人惊艳的是这些想法其实都是来自我们的客户。此外,我们也曾经和 Natural History Museum 合作,并打造了一个名为《Life In The Dark》的装置艺术,这个作品是由多名科学家和我们一起制作的,并以「沉浸式」展览的方式展出。


《Life In The Dark》是一个探索夜间、地下和海底生物们是如何运用声纳和生物发光系统进行交流,而我们将这一系列的生物本能化作灵感进行制作。我坚信媒介和学科之间的有着一种无形的「传播链」,从园艺设计到声音艺术,再到舞蹈艺术,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产物本质上就是一件意义深重的工作。


Dichroic Blossom》by Jason Bruges Studio

S:您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

J:我们接到了东京艺术协会的工作,并将协助 2020/21 年东京运动会制作一些多媒体艺术品。除此之外,我们在年底时会在伦敦市中心展示我们一些作品,其中一个艺术品将在伦敦市中心的商店汇集地展示。


对于未来的规划,我们希望能够调研和探索一些关于自然和科技方面的联系,主题方面可能会定位在全球变暖这一方面,并想借助艺术这一媒介去补充大众对全球变暖的知识。对于这一个新项目,我们将会运用一些可持续发展材料制作,并将其更加创新,因此达到一种教育他人的用意。




Interview / Cyrus Huang

Text / Cyrus Huang

Editor / Seven & Cyrus Huang

Contributor / Hannah from SKP

Photo Courtesy of Jason Bruges Studio




下一个时尚之都是...「瓦坎达」?

再次走进电影院前,你最想看的电影是哪部?

从「世界巡演」到「2020 太空漫游」,疫情之下的 KAWS 为艺术创作者带来怎样的思考


Howie Lee :: SIZING UP (点击原文链接收听)

青山周平 :: SIZING UP

刘雯 :: SIZING UP




上一篇: 2018 ChinaJoy:游戏不只是娱乐 功能游戏未来初现 下一篇: 吉利FY11定名“星越”,与新发现的行星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