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底层的人,会经常互相伤害。

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

遇到比他们更凶的兽时便现羊样,

遇到比他们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


——鲁迅





很小的一件事,却引发了全网愤怒。


9月5日,江苏一家公司给员工们发员工证。


在我的想象里,集体去领证件,大概应该是这样的场景:


大家排着队,一个一个领,排到谁了,就把证件递给他。


但这家公司就不一样了。


发证的人,一边喊着证件上的名字,一边随性地把证扔到地上。



听到名字的员工,就要赶紧过来,弯腰低头,把自己的证捡起来。


有点狼狈,像是在给发证者鞠躬。


也带着那么一点受“嗟来之食”的屈辱。



视频被传到网上,迅速发酵。


虽然事情不大,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里面有明晃晃的蔑视和不尊重。


这家公司最早否认了此事。


但网友不依不饶追问,他们很快又发出声明,承认管理失职,并向员工道歉。


然而道歉并未得到原谅,反而激发了大家的情绪。

据报道,事情被曝光后,该公司疑似出现大量员工离职。


甚至因为辞职人员过多,一度排起了长队。


但这些,不是今天想要讲的重点。


我最有感触的,是隐藏在这小小事件背后的,人性的恶。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那三个发放证件的员工,应该也不是领导。


这种琐事是不需要领导来做的。


所以发证者和领证者,应该都是底层员工。


那么问题就来了:


大家都是底层,你也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你为什么要难为我呢?


答案令人寒心:


我难为的就是你。


因为我活得艰难,所以要用手上仅有的权利,去踩踏你的尊严,以获得一点可怜的优越感。


这家公司的老员工说:


这里的等级观念非常重,车间里一个不起眼的小组长,都有非常过分的优越感,完全不把普通员工当人看,大吼大叫、破口大骂是常事。


当然,这种状况,绝不是这家公司独有。


在任何一个生存不易的地方,你都可以听到“底层互害”的故事。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储殷一语中的:


底层的人,往往有一点权利以后,迫害底层比谁都狠。

看车的收拾送外卖的,物业的欺负做保洁的。

有点权利的底层,对那些比自己地位还低的底层,是下了死手的欺负。
人性恶啊。



人类文明五千年,“底层互害”的故事从未消失。

之前有亲戚给我讲过一个类似的事,也很让人感慨。

他是一个服装厂的中层领导,那个厂子不大,但环境很恶劣,用他的话说“水浑王八多”。

老板的侄女是公司的销售总监,平时恶声恶气,作威作福,下面的小销售好不容易跑来的单子,她随便找个理由就分走一半提成。

办公室有个管后勤的大姐,总被她呼来喝去地欺负。

大姐也不是善茬,受了气就撒在保安保洁身上,动不动就骂,还无故克扣人家的工资。

最可怕的是,保安在大姐面前低声下气,回头就欺负保洁阿姨。

阿姨把扫把放门口他不让,放墙角他不让。

阿姨刚拖过地,有点滑,他指着人家嗷嗷骂“你TM怎么干活的?!”

人家阿姨那么大年纪,都能当他妈了,也不知他怎么骂得出口的。

亲戚感叹:底层人欺负起底层人来,那真是变本加厉,毫不留情。

这道理其实也简单:

我处境糟糕,胸口堵着一口恶气,又没能力抗击强者,只能挥拳打向更弱者。

越无能的人,越喜欢欺负更弱的人,以图把自己的痛苦,转移到更弱小的人身上。

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在外面被百般凌辱,不敢发泄,于是便去欺辱吴妈和小尼姑。

因为他知道,她们无力反击。

鲁迅先生是这样评价的:

社会底层的人,会经常互相伤害。

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

遇到比他们更凶的兽时便现羊样,遇到比他们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




先生说得真对。

不过,比凶兽更可怕的,是隐藏的凶兽

青岛的一位王先生,儿子失踪了18年,前几天终于“找到了”。

只是,失踪时活蹦乱跳的男孩,现在已是一捧陈年尸骨。

事情是这样的:

18年前的一个下午,王先生10岁的儿子兴兴放学后去同学家玩。

这位同学的爸爸,是王先生的堂兄弟。

两家离得不远,孩子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玩。

这一天,兴兴迟迟没有回家。

王先生就去堂兄家找,对方说,孩子去了附近的养猪场。但养猪场根本没有。

王先生急了,一边报警,一边让村里的大喇叭广播,一边张贴寻人启事。但是,音讯皆无。

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王先生从此便苦苦奔波在寻子之路上。

18年。

“我带着干粮,带着一薄一厚两件衣裳,到处找我儿子。有时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天晚了,只能在外面躺一宿,就这么扛过去。”


平度、胶州、莱阳、莱西……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寻子启示贴了大半个中国。

一无所获。

直到前几天,这个案子终于破了。

原来,早在18年前,兴兴就已经被同学的父亲、王先生的堂兄杀害。


堂兄交代,就是在家里作的案。

那天,他把自己的孩子支出去,然后把兴兴杀死了。


为什么下此毒手呢?

因为嫉妒。

王先生说:“他不务正业,常常喝酒赌钱,我的日子过得比他好,我儿子各方面也比他孩子优秀,所以他就嫉妒。”

然后就下了杀手。


孩子失踪后,这位堂兄还跟着一起找了5天。

所以起初谁也没有怀疑他。

直到后来,王先生才慢慢回过味儿来,觉得他说的话前后对不上,嫌疑最大。

于是实名上告,这才有了结果。

兴兴失踪两个月后,七十多岁的爷爷就病急去世了。

而这些年来,王先生常常想儿子想得整夜无眠。

每逢年节,他吃饭时都给孩子留一副碗筷。

他到现在都没舍得注销孩子的户口。

他一直期待孩子能回来。

可是,警察已经在堂兄家挖出了孩子的尸骨,和当年骑的自行车。

无辜的孩子,早就屈死在那颗扭曲的嫉妒心下。


说起儿子,王先生止不住抹眼泪
可以想象,这位父亲该有多悲愤:

你过得不好,你好好奋斗,把日子过好不行吗?你杀我的孩子干什么?!

可那个堂兄的逻辑是:我过得不好,你也别想过好。我就是要把你的好日子毁掉,心里才好受。

在这样扭曲的心态下,两个家庭玉石俱焚,双双崩溃。

这个新闻底下,好多网友现身说法,讲自己的底层经历:




当然,肯定不是所有农村或者底层都是如此。


但这种情况,应该不少。


其实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你身边都是坏人。周围十个人里,有两个坏人,你就会非常不舒服了。




有一个著名的螃蟹理论:

如果在海边抓到一只螃蟹,一定要把竹篓盖起来,否则它会很快爬出来跑掉。

但如果抓到一群,你就不用盖了。

因为这一群螃蟹,不论哪只想爬上去,其他的都会伸出蟹爪把它拉下来,谁也别想逃走。

这就是所谓的“底层互害型社会”——

有些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心怀不满,嫉妒,戾气,素质又不高。

他们奈何不了权贵阶层的人,只能祸害同样处在底层社会的其他人。

他们自己过不好,也不允许别人过得好。

那些比他们过得好的人,会冒犯到他们可怜的尊严,让他们觉得彰显了自己的无能。

他们渴望更好的生活,却不愿意勤奋努力,积极上进。

他们的策略是拼命把身边过得稍微好些的人拉下来。

拼命把戾气向着比自己差的人发出去。

他要使劲踩住那个比自己更弱的人。

以保证他自己不会变成最弱的那一个。

有句话说:
上等社会人捧人。
中等社会人比人。
下等社会人踩人。

好像确实如此。

越是生活顺遂的人,越趋向善良和友爱;
越是生存艰难的地方,就越容易露出人性的阴暗。




我当然不是说,穷人就一定坏。

贫穷本身不应该被看不起。

穷而守节的人,尤其值得尊重。

只是,贫穷有时会异化一个人。

那些因穷而生的自卑,愚昧,狭隘,嫉恨,会让一个人,甚至一个环境面目全非。

所以,如果有可能,请你真的要努力一点,向上一步,脱离不好的环境。

不要像竹篓里的螃蟹一样,一直被拖在最底层。


你无法改变其他螃蟹,但你可以改变自己。

别跟他们较劲,更别被那个互踩的圈子异化。

鼓起勇气,一鼓作气,爬出来。

点个“在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希望大家远离互踩,力争互帮。





PS:
单篇稿费1000元征稿
大家在后台回复:
征稿
即可看到相关需求。


推荐阅读:
第一美男卷入了一起凶杀案
这才最令人难过的一幕

下一篇: 为什么有一批人“不做事会疯掉”? 上一篇: 娱乐圈骂的最狠却愈发红火的十大厚脸皮女星

热门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