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付艳翠

编辑 | 吴晋娜


打车党和司机们这次有“猪毛”可以薅了。
“3公里距离,之前用滴滴快车要花20多元,现在用‘花小猪’只要2元。”
“你用‘花小猪’打车吧,第一次打车就可以免14元,第二次免20元,你打车之后,我还能领18元。”
“我们司机群里,有人每天都能有100~200元的奖励。”
……
最近,“花小猪”这款打车软件,在百万补贴下,终于火了。
据蝉大师数据显示,“花小猪”自2月底上架以来,已占据App Store总榜、应用总榜、旅游榜TOP1,并将滴滴出行甩在身后。
7月份广告投放以来,其7日的日均下载量约60000以此推算,其月下载量可达180万而这批用户,显然是奔着“薅猪毛”而去。
“花小猪”的前身其实是“途途网约车”。2019年4月,滴滴将途途网约车旗下所有产品和资源收购,并打包至被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后者由滴滴完全控股,其法人兼唯一股东是滴滴副总裁赵意波。
今年3月,“花小猪”在一些三四线城市悄然上线。如今在一二线城市,也正有大量司机和用户开始使用“花小猪”。据悉,8月17日一天,“花小猪”司机端增长量203%,乘客的增长量340%。也因此,“花小猪”还出现运力不足的情况。
“花小猪”的出现就像是一个轮回。5年前,滴滴被各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们抵制。现在,“花小猪”同样在花钱补贴,却又被一大批滴滴司机们抵制。司机们认为,“花小猪”一口价的收费形式,是在损害他们的利益。
火爆的同时,“花小猪”在各地也陷入了合规化的泥潭,被多地的监管部门贴上了违规的标签。

然而,这些困难似乎都阻挡不住滴滴要用“拼多多式玩法”在下沉市场攻城略地,以及收割年轻用户红利的野心。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为薅“猪毛” 乘客、司机涌入花小猪

最近,靠着百亿补贴,滴滴一直低调渗透下沉市场的“花小猪”火了。
“你用这个产品打车吧,你扫一下图片二维码,不用注册直接进入小程序,输入地址就看出预估价格。基本上第一次打车就可以免14元,第二次免20元,你打车之后,我还能领18元。”在一个微信群里,一位用户热情地向另一位正有出行需求的小伙伴推销着“花小猪”。
刚刚使用过“花小猪”的吴亮分享了自己的体验。他打过4次花小猪,有4次都几乎是新车。有一次,一行三个人竟然打到一辆别克商务,他觉得好奢侈。他感觉,花小猪和滴滴操作过程差不多,但是一口价,价格不受堵车影响,还不用担心司机绕路。
“不过确认身份时,滴滴司机会问你,是不是尾号XXXX;花小猪的司机,会直接问你尾号是多少,给我整愣了几秒,才回答出来。”对此,该用户表示,这可能也是避免之前滴滴快车运营时,出现上错车的尴尬。
对于微博上出现的,用户抱怨使用“花小猪”打不到车的现象,吴亮则没有遇到过。“也可能是遇到高峰期打车了吧,我这几次都是周末打车,很快就有司机接单。”
面对高额补贴,网约车司机们也连连称呼这只“花小猪”真香。
“我是收到花小猪客服的电话邀请,才加入‘花小猪’的,当时说‘花小猪’每天接单光奖励就100多块起步。”大概一周前,在接到“花小猪”的电话后,北京的滴滴快车司机王伟就下载了“花小猪”App。
他回忆,注册车主的操作非常简单。因为之前他就是滴滴的司机,所以输入手机号码后,直接就可以同步到“花小猪”。
注册后,王伟尝试接单后发现,花小猪的补贴非常“香”。“完成6单就能获得奖金60元,完成第7单又能获得奖金40元,完成第9单再补贴100元。我们司机群里,有人表示每天都能有100~200元的奖励。”
有媒体报道,有北京“花小猪”司机表示,上周末两天就赚了1600多元,“像极了滴滴当年刚出来,疯狂补贴的时候。”
此外,“花小猪”的营销玩法和拼多多一样。两者都是依托微信小程序进行社交裂变,邀请好友助力可领优惠券,推荐好友注册可获现金奖励,甚至邀请来司机也能获得奖励。也因为如此,“花小猪”被调侃是“打车界的拼多多”。
因此,王伟在拉滴滴的单子时,也不会忘记向乘客推荐这款软件。“分享一单我能多赚4块钱,乘客收单也能得到优惠,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补贴之下,正有大量司机和用户导向“花小猪”。
王伟还听网约车圈儿内的朋友说,8月17日一天,花小猪司机端增长量203%,乘客的增长量340%。也因此,“花小猪”还出现运力不足的情况。
据悉,当天“花小猪”打车宣布,在包括北京广州在内的9个城市推出用户福利活动,每个城市前8888名用户当日首单可减20元,余下订单享受6折优惠最高减10元,活动将持续一周。
至此,背靠滴滴这棵大树下,3月才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三四线城市测试运营的“花小猪”,已经开始进军北上广深,正式进入“五环内市场”,数据显示已拓展至全国120个城市。

司机抵制 合规性存疑

如今“花小猪”的大手笔,仿佛又回到了互联网出行行业方兴未艾之时“烧钱圈地”的火热时刻。
这仿佛进入一个轮回,5年前,滴滴迎来的是一大批网约车司机们的欢呼,却被正规出租车司机们所抵制。现在,花小猪同样在花钱补贴,却又被一大批滴滴快车的司机们抵制。
“花小猪是在损害我们司机的利益。”北京另一位滴滴快车的司机李涛表示,现在各大平台都蠢蠢欲动,把司机当香饽饽,打价格战,吸引用户。但他担心的是,当“花小猪”不再补贴后,司机的收益将进一步减少。
他解释,5天前,他出于好奇也注册了“花小猪”。他发现,因为补贴吸引了用户,花小猪上的单子特别多,但在接连接了6个订单之后,他就决定之后坚决不会再跑“花小猪”,“因为跑到什么时候都感觉是在吃亏。”
李涛回忆,当天他接到了一个里程为17公里订单,一口价下来要29.4元钱,但期间堵车就堵了2/3的路程。假如按照滴滴这种,按里程和时间的计价方式,他能拿到的价格是35~36元。
在另一订单中,有一单是从游府西街接单到国美电器,但当他行驶到淮海路的一个路口时,就发现花小猪的导航出现问题,让他往单行线行驶。“多亏我是老司机,知道路该怎么走,不然我就要有一个闯红灯和一个单行线的罚单了。”
李涛透露,在他们的司机群里,还有好多司机在抵制“花小猪”。
有司机表示,“花小猪”未采用其他打车软件上的“垫付机制”,因此司机还可能承担乘客逃单的风险。他抱怨道,前几天他就拉了一单,但乘客一直没点付款。联系客服之后,对方只让他自己联系,但乘客电话却打不通。
此外,由于“花小猪”此前在疯狂开疆拓土,并未强制司机办理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证“双证”,让行业中进入一批稂莠不齐的运力资源,使得网约车合规化隐忧随之而来。
据《广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显示,若网约车平台公司接入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车辆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营运的,由交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对每次违法行为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
在此情况下,由于无“双证”,如果被运管查到,很容易被当黑车处理,给予扣车、罚款等处罚。
据悉,最近花小猪已因涉嫌违规被多地交通部门约谈、叫停。其中,7月13日,“花小猪”被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与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约谈;8月初,平台直接在深圳被全面叫停;8月20日,青岛市称逮住29只“花小猪”,其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更直接在官方账号称该平台涉嫌违规。
对于“花小猪”的合规性问题,滴滴曾向媒体回应,称作为滴滴旗下的一个新品牌,“花小猪”在滴滴拥有的运营资质下运营。而对于花小猪有司机存在无“双证”问题,则暂未得到确切回应。
现在打开“花小猪”的司机端注册页面,会显示要求注册司机必须是滴滴平台快车以上的司机。有媒体从业者体验注册过程发现,在被各地“围剿”之后,确实注册司机变难,但之前打擦边球注册成功的司机并没有被禁止接单,这意味着“花小猪”存在很多黑车运力资源。

滴滴的野心

按理说,烧钱这种手段,一般是互联网行业发展初期,市场不成熟的体现。如今行业发展已然出现巨头之下,滴滴为何还会这样做?
事实上,滴滴对“花小猪”确实寄予厚望。不仅大手笔地祭出百亿补贴大招,投放广告的力度也是空前强大。打开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微信、抖音、微博,全是“花小猪”的广告投放。8月12日,滴滴还为“花小猪”打车请了郭麒麟做为其品牌代言人。
对于这些举动,关注出行领域的资深媒体人钱北认为,滴滴此举是想要借“花小猪”进一步做大下沉市场和年轻人的是市场。“请郭麒麟,而不是郭德纲做代言人就看出来了,要做一个接地气的年轻品牌。”
此外,钱北也认为这或许又是资本收割流量,讲一个“拼多多版滴滴打车”的故事。甚至单独成立公司既有利于“花小猪”打车单独融资,也有利于日后独立上市。
事实上,滴滴对“花小猪”的定位很明确。滴滴出行曾表示,下沉市场是“花小猪”的目标市场之一,花小猪瞄准的是市场增量,低线城市的打车需求是一部分,一二线城市也是目标用户。
对于“花小猪”的出生,行业人士张强则认为,“花小猪”的诞生,能够很好地解决滴滴市场份额缩减,以及最盈利的顺风车产品受政策监管等发展不顺的问题。
根据普华永道旗下战略咨询公司思略特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9月,滴滴在网约车的市场份额就高达91%。
但从去年开始,聚合模式下,高德等第三方平台,笼络了一大批网约车平台。只要打开地图软件,就有一溜如曹操、守约、及时用车等出行工具,它们的打车规则是周边哪个车离用户近,对方就会向用户推送哪款软件。
“聚合平台不用等待,也不用像滴滴一样,在高峰期需要加钱才能打车,滴滴的份额已然受到影响。”张强解释。
据易观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滴滴出行凭借9252.9万活跃用户规模,处于绝对的领先位置。嘀嗒出行的活跃用户达1189.9万,独立专车App中,首汽约车活跃用户规模也有411.5万。

与此同时,花小猪的出现,或许意味着滴滴的出行业务将越来越细分。
“大胆地猜测一下,如果将来滴滴要求快车必须10万以上的车才能干,那10万以下的车型怎么办?也只能干‘花小猪’。”张强介绍,现在滴滴的优享已经调整了车型,必须是2.75米轴距的车,而过去a级+的车型已经不能服务乘客。所以未来,‘花小’猪很可能将快车继续划分车型。
他认为,虽然现在滴滴司机确实有人抵制‘花小猪’,甚至市场也存在行业监管的问题,但滴滴细分市场的战略并没错。
他解释,乘客乘坐网约车的需求就是a点到b点,他们对车型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把乘客安全的送到目的地就可以。“而花小猪却能在全时段‘一口价’接单,用户也不是傻子,能坐更便宜的车,肯定不会多花钱。”
因此,他觉得主打便宜的“花小猪”,应该能获得用户的喜欢,让用户继续用它。
当然,虽然在一系列营销、撒钱补贴之下,“花小猪”现在的市场品牌度已经初现,但是一旦补贴不再继续,“花小猪”是否还能维持高速收割用户,这从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数。

“新用户注册给的4张打折券用完之后,我还没用过‘花小猪’,正在等新的优惠劵,就像大家喝瑞幸咖啡一样,没有1.8折券,感觉下单都没有动力了。”一位乘客这样表示。


阅读完莫急走


我是本文作者付艳翠,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15910709052(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哦)



想获得报道,请联系:wujinna1015

想了解PR、融资服务,请联系:renguozhou2019

想加入创业社群,请联系:liuxiao201492

想进行市场合作,请联系:liuxiao201492

(加微信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

下一篇: 招惹烂桃花的风水,你中招了吗? 上一篇: 盘点娱乐圈总爱大秀迷人双腿的女星

热门文章

其他文章